△走了△

已退lof,取关随意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操

禽兽定律_:

傻屌警告

没啥特殊情况大概不会再这里发东西了,自己水平还是太菜了玩不起lof,以后乱七八糟的都只发qq了,坑都没退,🐧门牌1250674616,可以来这里找我玩,一起网上冲浪,886👏💚💚💚💚

摸个松浦,画不出他亿万分之一的好来,没有松浦吸我要死了【大哭大闹x】

p2加了网点滤镜试试

暗斗

暴吃,吹爆我滴shuanshuan

泗零轩—绝赞冬巡沉溺中:

送给角角 @💋达尔维密👙


  “哟,这不是Melancholy大小姐吗?”
  黑发女人转动眼珠,晃着手中铜质的钥匙环扣,铁制品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丁铃声,在空旷的街道显得犹为刺耳。
  被唤作Melancholy的少女冷着脸没有理睬,径自从她身旁越过。
  对于这些只是为了激怒她的,毫无意义的小把戏,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浪费时间。”Melancholy撩撩略微有些凌乱的黑色卷发,莹绿的右眼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酒红色的披肩轻轻被风卷起看起来优雅高贵,她甚至吝啬于给laugh这个如同流氓一样的低等存在多一个眼神——像臭虫一样,令人作呕。
  “你不想见见fear?”
  清晨的街头露水极重,寒气如同细针一般争着刺入人类的骨髓,然而laugh只是套了一件高领毛衣,黑色的毛领将她的脸衬得面无血色,她似乎丝毫不惧怕这骇人的低温,只是自顾自地随意找了一处地方挨下,好整以暇地观察着前头那个还在慢慢走着的女孩。
  Melancholy没有出声,她只是背对着那个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家伙挑挑眉毛,嗤笑一声不作回应。
  又想用这件事来戳她的痛点?
  fear那低贱的人类可是被laugh伺候得好好的呢,根本轮不上她插手。
  从缝纫精美的荷包中取出几张大钞,Melancholy将它们放在掌心转头轻轻一吹,纸币立马如同四散的蒲公英一样飘洒着砸上了laugh的正脸,不屑地笑着对那人喊了一句。
  “拿着钱,滚吧。”
  “……我不缺钱。”
  laugh咬着牙随手抓起粘在身上的纸钞,在掌心抓紧,因为长期不注意作息导致的厚重黑眼圈伴着阴沉的眼神将她显得更加颓废。
  僵着表情一脚踹向身旁的纸箱,一个瘦小的女孩子立刻满脸惊恐地从里头摔了岀来,尖叫着抱头哭泣。
  暗骂一句没出息的东西,然后她像是踢皮球一样,一下一下地蹬着女孩的脊背催促她赶快爬起来滚蛋。
  “fear,你看到了吧,连Melancholy都不稀罕你呢,嘻嘻。”laugh咧着嘴笑着,沙哑的声音自喉咙发出,犹如古老坟墓中爬出的活死人一样,在尚还昏暗的小街上显得格外惊悚。
  而fear只是怕得瑟瑟发抖,捂着身子颤颤地跟在女人身后,眼瞳中只剩下恐惧。
  下次该拿什么方法折腾你呢?
  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laugh把手中握着的纸钞随手一放,那张已经被揉得像废纸一样的大钞立刻搭着凌晨的逆风,不知道飞去了哪里。
  各家的灯光依旧没有亮起,laugh一边踢着fear一边抱着手臂看着Melancholy离去的方向沉默。


end
ooc了我很抱歉QAQ

啊啊啊啊!!!!【开心的到处乱飞】

苏沐秋木苏_Aka:

@💋达尔维密👙 角角爹生日快乐!!!!!!!!!

超级喜欢您的画风!!!!!特别特别酷!!!【因为角角本身就很酷!】

虽然我文笔垃圾不会画画字也很丑 然后还是给角角肝了一张手写x希望角角不嫌弃⛄

感觉角角是个特别有活力的dalao!所以就用了橙色和黄色来染卡(虽然黄色已经淡到看不出otz)

漫展返图里那个马头🐴超可爱【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然后有吃角爹安利的sj来着!画风特别魔性x虽然有些血腥(双子和狱长还有小狱都超可爱!)军曹也好像入啊!!!(我们班里居然也有人看军曹!!)

也非常感谢角角的小红心小蓝手!!!

总而言之就是——————爱您(ʃ◔౪◔)ʃ【舌吻】

小改图
dark♂之子
今天抽到金发美人儿超开心【美滋滋】

联动相关【个鬼】
瓶子怪的美腿在脑内挥之不去
希望大家都能抽到公主殿下【溜了】

【窒息】

黑嘿:

和角角太太的互绘w乐乎不怎么吞像素真是太好了。画的是角角家G66的拟人,好好的御姐被我画成了萝莉〒_〒用意念来 艾特!!!